要求宾客筹钱圆梦幻婚礼 取消婚礼新娘表示看清好友

在台湾参加婚礼,有一件小小的现实问题要先克服:结婚者跟你的关系都到底有多亲密,这个问题的答案关系到礼金要包多少。在国外,虽然没有“红包”的传统,但也是会送礼的。不过如果这个“礼”,新人直接要求是现金,而且还指定一笔不小的钱,那就有点......

外网最近有一则疯狂的“婚礼”破局故事在转传,但这故事的女主角,种种行为实在是自我中心到让人难以置信。

以下就是这则疯狂婚礼破局故事大致的翻译:

亲爱的朋友们:

我很难过的宣布婚礼取消了,我很抱歉在还有四天时才宣布这个消息,不幸的是我跟我前男友已经因为最近发生无可挽回的问题分开了,但我们仍然维持友好,共同照顾孩子。在这则PO文的一个小时后,我会删掉我的脸书,社群网站只会让我变得偏执。

接下来两个月内我会去南非旅行,探索自己的灵魂以及除去我的家人跟朋友所带来的负能量, 我还以为他们是我最能相信的人。接下来两个月我不在国内,请不要连络我,等我准备好了,我会再设一个新的脸书页面,并加回那些没有他X、没有背后捅过我一刀的亲友。

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?好吧,我请所有人来评评理,我不在乎你有没有受邀,你可能会听说发生了什么事,我宁愿你从我这里听到这出闹剧的始末,我不要同情,我只是想说说我的故事。

一开始,事情都像是童话故事一样,我14岁时遇见了一生的挚爱,我们都很年轻,但我们知道彼此是命中注定。每年夏天我们一起在我家的田里工作,爱情也益发深厚,快转到高中,这四年间我们感情仍然坚定,18岁时,他在我手指上套上一个价值5000 (美元,以下币值亦同),约人民币3.4万元的戒指,我们为彼此赌上一切。我们选了同一所社区大学,为了我们的梦想全职工作,我们几乎每天都是在对方身边度过的,我对这一切仍然感恩。

20岁时我怀了第一胎,我们喜极而泣,感谢上帝给了我们这样的珍宝。孩子诞生后,我知道下一步就应该专注在我的事业上,让收入稳定下来。我们拼命存钱,我仍在热恋中,我很快乐,我对生活充满希望,或许很艰难,但这一切都值得。

我们好不容易为了婚礼存了1万5000(约人民币10.2万)左右的钱,但既然我们的爱情像个童话,我们也想要一次特别华丽的婚礼,我们的儿子也能参与的那种。有人建议豪华一点,我们想为什么不呢?最后我们的婚礼总共需要6万-包括了去阿鲁巴群岛的飞机。我们唯一要求的,就是我们亲朋好友们帮点忙。

阿鲁巴群岛是加勒比海上的婚礼胜地

我讲明了,我特别讲明了我们只需要现金作为礼物。如果没有募款,我们怎么能办成我们的梦幻婚礼呢?我们已经牺牲了这么多,只要求每个宾客出$1500(约1.02万元)左右。我们跟几个人聊过,他们甚至答应会出更多,我的伴娘甚至承诺会帮忙$5000(约人民币3.4万),我们感激涕零地感谢了她。我前男友的家人出了$3000(2.04万元),所以要求一个宾客出$1500(约1.02万元)真的没有他X的多过份。我们是说清楚的,如果你不出钱,那你就不会受邀,这可是一生一次的派对。

留着这段原文给大家看她一直用大写强调:我们的婚礼

所以我们发出了邀请,结果只有8个人回复并寄了支票,我们气坏了,没有他们的帮忙这怎么可能成真?更糟糕的是我前男友的家人突然撤回他们的承诺,然后更多人退出,包括那个该死的伴娘,一个我从小认识的朋友,我的第二个家人。然后又更糟的是,距离婚礼只剩一个月,要取消所有的东西也需要花超过$5000(约人民币3.4万)。

我们只好绝望地重发邀请,请大家愿意帮多少就帮多少。$1000或$1500都没多少,我还听过有人要更糟糕的礼物。我们也设了一个募款页面,结果只募到$250(约1700元)。在这个时候我们已经累坏了,我理解到我梦中的婚礼已经变成了一场恶梦。但事情还能更糟。

我前男友提议不如去拉斯维加斯结婚吧,我大笑,但他是认真的。他想要那些便宜恶心,像妓女一样的拉斯维加斯婚礼。我是说,WTF?他疯了吗?我难道像是垃圾,或是阻街女郎吗?我难道应该在一群赌客、酒鬼、跟致富美梦间结婚吗?我甚至因为恐慌症发作开始发抖。

▼拉斯维加斯不好吗......

我男友离开房间,甚至没有为他这个恐怖的主意道歉。我打电话给我的伴娘,哭到停不下来,但是她并没有同情我,反倒是教训我说我要求太多了,应该配合预算就好。我简直......笔墨难以形容,一个曾提议要资助我上千块的人,先是背弃她承诺给我的钱,然后叫我应该遵守预算就好?

她明明知道我的梦想就是一场奢华的婚礼,我只想当一天的卡戴珊家族,然后回去过我平常的日子。我告诉她你真是个烂朋友,然后挂了电话。

然后她在社群网站上封锁了我,我收到匿名威胁,我的伴娘们开始一起说我坏话,还要要回他们的保证金......我说Fxxk U,在她们为我的创伤给出补偿前我才不会把钱还给他们。

我的前男友开始在我背后和他们坑瀣一气,我偷听到他在地下室讲话时说我是个自视甚高的女表 子。

总之,我已经筋疲力尽了,我累到骨子里,我的心已经不复从前,破碎又空洞。我必须离开这个糟糕透顶的世界。捐点钱给朋友到底有多难?我对你们来说不重要吗?就该死地给我钱办我梦中的婚礼。

没有梦幻的婚礼,最后只好来首梦中的婚礼了

声明: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,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—www.zjkjinsanyou.com